美育是心灵的体操
您当前位置: > 校园传真 > 教育视野 >

教育视野

信息被神化,思想在退化

作者:李洋 来源:共识网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4-12-18 10:35
几家一直游走在版权纠纷边缘的视频网站终于被封了,国内美剧迷和电影迷们大有饥荒状态下揭竿而起的势头。据说饿极了的人,眼睛像狼一样敏锐,泛绿光。但陷入信息饥饿之中的人,只有断烟的烟鬼般的烦躁和不安。他们习惯了被喂养,失去了最后一点求知的野性。
  我不想陷入关于封闭网站的程序正义的争论,我只想谈谈信息这个最基本的元素。在信息时代,它是否被过度美化和神化了。
  信息与知识本来就是格格不入的两回事。以前,经常有人高喊:“我有知情权!”信息泛滥的时代,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心里呐喊:“请尊重我的不知情权!我不想知道。”有人统计,今天一份《纽约时报》的信息量相当于原始人几倍寿命之间获得的信息总和。更何况,这份报纸越来越被更快、更详、更炫的新媒体挤压到生存边缘。
  被包装和设置好的信息充分利用了人的求新、求关注的本能,让人容易上瘾。对信息设备的拜物教式的追求本质上都是为了在获得、制造和分享信息的诸环节中占据有利的位置,获得炫耀心理的满足。对信息的依赖已经达到了这样一种可怕的程度,即使我们知道,在黑暗中盯着闪亮屏幕有害视力,长期使用鼠标键盘损害双手的肌腱,整天坐在电脑前会让颈椎和腰椎僵化,但我们依然乐此不疲。以独家消息安身立命的记者和编辑,在“三贴近”之前,不得不首先贴近手机和电脑。所谓的媒体融合,也许只是电子媒体对其他媒体的吞噬。
  人类进入这样的时代已经二十多年,需要扪心自问的是,我们对世界和自己的认知因为信息技术的便捷更深刻、更广泛了吗?人与人之间基于信任的联系更紧密了吗?这个世界的贫困、罪恶、饥荒和物种灭绝因为信息革命的演进而有丝毫缓解吗?
  很多人信誓旦旦地宣称技术让生活更美好,但实际上,信息网络大都是思想和知识的荒原,因为它们都在鼓励盲从和崇拜。伴随技术的进步和收获,总是人的退步和损失。各种美国棱镜计划的监控之下,我们占有的信息多,还是我们被剥夺的信息多?私域和公域的界限从未像今天这样模糊。
  信息化具备了意识形态的很多要素。一切利用信息化谋利的行为都是一种新的宰制。几次工业革命,中国没赶上,至今也没追上,但信息革命却自动把我们裹挟到了它的中心,因为信息的本质是物对人的控制,而此前的技术革命更多的是人对物的改造。煤铁是肌肤之亲,还在筋骨之间,而信息却深入神经和血液。
  那些越来越轻薄的移动互联终端,从冰冷的机器变成与身体同温的器官,是五官的延伸。世俗和宗教是以前的网,人尚可独善其身;而信息的网则让人无处躲藏。大数据、云计算、无线传导与以往的技术如出一辙,只是让一部分人对大多数人的控制更加紧密,也更加隐蔽。
  信息领域的自我解放之所以困难,是因为信息技术发展如此之快,远远超过人的进化速度,或者说退化速度。处理器的能力成倍增长,但受知识和见识的限制,作为个体的人处理信息的能力捉襟见肘,以至于我们干脆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便被各种诉诸本能的煽情、色情和暴力的信息产品迷住了双眼。
  国内最近对一批媒体人及其机构的处理暴露了许多信息产品的本来面目。所有信息产品背后的初衷只有一个,点击、点击,再点击。超链接是信息陷阱,究其根本是对资本价值的贪婪追求。
  信息法制尚不健全,信息霸权在世界范围内和所有信息供给消费链条上都同时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还没有完善的标尺用于测量监督和敲诈,公器和私利之间的距离。
  回到开头的视频网站与知识产权。信息时代首先应该建立在对知识和创新的尊重和保护上。信息可以开放和分享。但对他人智力劳动成果的盗窃,只会劝导更多的人放弃建设性的思考和智力创造活动。
  书籍的电子化与书写的电子化都是信息对知识的围剿。机械复制时代可以廉价地制造艺术和知识的赝品,却从不会制造真正意义上的大师。提笔忘字,不是一笑了之的小恙,而是煽动文化危机风暴的最初的蝴蝶翅膀。信息时代应该顾及对人之所以为人的私域信息的保护。人性建立在其精心呵护的唯一性上,一个公私混淆的时代是一个蔑视人性的时代。
  信息技术的演进不会为我们停下脚步,人有必要在宏观和自我两个层面维护好基本的规则。全球治理是国家层面对信息霸权的反抗,全脑动员则是人保护自己免受信息污染的必要条件。告诉我们的孩子,世界不在拇指之下,而在他们的脚下。
(编辑:Sulio) 打印本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